八大嘿汝嘎

隆欽巴尊者轉世·貝瑪林巴伏藏王傳承

俱七傳承之八大嘿汝嘎命脈–極密意鏡灌頂

拿摩! 法界本淨原始剎土中,法身無生普賢父母前,

殷切祈請灌頂賜加持。清淨密嚴報身剎土中,

任運自明金剛持佛前,殷切祈請灌頂賜加持。

五俱五光堆聚剎土中,持明之主金剛法成前,

殷切祈請灌頂賜加持。翔空持明莊嚴剎土中,

空行主母事業大權前,殷切祈請灌頂賜加持。

寂靜任運成就剎土中,四十二尊勝者天眾前,

殷切祈請灌頂賜加持。飲血幻戲廣大寒林中,

五十八尊忿怒天眾前,殷切祈請灌頂賜加持。 

一、勝者密意傳承。

此甚深法圓滿俱足七種傳承,首先,無中無邊浩瀚,超越上下方隅之清淨法性剎土中,導師–覺空法身普賢如來,由體性本空之狀態,毫不動搖而現起肢體容顏,再由自現之光輝中展現覺性眷屬–金剛持及五方佛,為了調伏業及煩惱有情,宣說八萬四千法門等⋯不可思議教法,彼等一切教法又可歸納為密咒乘及性相乘,此法即屬密咒乘之教法,而密咒又有舊譯新譯之分,此中屬舊譯寧瑪傳承,舊譯寧瑪復有九乘之次第,此法即是“生起瑪哈瑜伽法類”,彼中又有言教伏藏之分,此法乃由貝瑪林巴伏藏王開啟之甚深伏藏。

復次,凡是成就八大善逝之言教,皆由婆伽梵普賢如來之密意中自然流露,是法性之自發聲響,特別是為了調伏難調難伏,寂靜柔和方式無法渡化之眾生,因而展現之忿怒化身、再化無數無量忿怒之男女眷屬眾、空行母、俱顱之持明女等⋯威猛無比之教法,此乃“勝者密意傳承”。

二、持明覺性傳承。

持明金剛法等⋯成就大手印法身之眾多成就者,於密意無可分別中結集眾多善逝言教,以吠琉璃書寫於黃金經篋,保存許多總體、各別之密續教法,此傳承稱為“持明覺性傳承”。

 三、空行付印傳承。

然而此等最勝甚深密續廣弘之時機尚未成熟,於是眾位持明成就者為了利益後世眾生,對空行之主母–事業大權母說道:『為了利益將來瑜伽自在者及有緣眾生,務須交付此法令其獲得成就。』然後將此教法囑託空行主母守護,而空行主母及天龍八部眷屬,將八大善逝言教分別藏於不同珍寶之寶篋中,並以八重密印連續封印珍藏,此即“空行付印傳承”。

 四、成就瑜伽者傳承。

持明成就者之主尊–金剛法,預知調伏有情之時機即將成熟,於是化身八大持明,居住於八大寒林中。此時印度金剛座西南隅之大寒林名為“清涼苑”,那時尸陀林的白天狂風冰雹、夜晚火光閃電,一時異象不斷,使得空行母及眾眷屬聚集薈供,八大持明此時從天而降,為眾位空行母及天龍八部眷屬宣說諦實之法語,如此經過七天七夜,眾位瑪摩及空行母請問:『耶瑪霍!身即天尊語為密咒音、密意覺受宛如金剛固,眾種幻變八大阿闍黎,任有教誡一切皆領受。』於是八位阿闍黎說道:『耶瑪霍!聚集眷眾瑪摩達姬、魔及閻羅眾請聽我說,依教奉行汝勤所薈供,九具寶篋請汝交付我。』如是說已,空行母刹那間攜來九具寶篋,獻予八位阿闍黎,其中鐵之寶篋交付文殊友、銅之寶篋交付龍樹、水晶寶篋交付吽嘎拉、黃金寶篋交付毗瑪拉彌扎,骨之寶篋交付巴惹哈帝、犀角之寶篋交付達那桑扎、青白瑪瑙之寶篋交付榮部·古哈雅迭哇貞扎、天珠之寶篋交付辛達嘎跋、五如意珠之寶篋交付蓮華生源,八大持明各自取得寶篋後,受持寶篋言教而各自獲得成就,之後又將所有言教交付蓮師,此即“成就瑜伽者之傳承”。

五、補特伽羅口耳傳承。

後來雪域西藏佛法之前宏時期,聖文殊之化身–法王赤松德贊發心弘揚佛法,為供奉佛陀身之所依而建造蘭若、為供奉佛陀語之所依而翻譯佛經、為供奉佛陀意之所依而建立僧團,此時法王心想,首先須有一傳戒阿闍黎,因此由印度迎請戒師–寂護論師入藏,同時為百八佛寺奠基,但是白天人們所努力建造的成果,卻在晚上被非人所毀壞,工程總是無法順利完成,法王為此而感到悶悶不樂時,寂護論師對法王授記到:『即刻迎請蓮師入藏。』而蓮師也同時預知入藏利益眾生時機已然成熟,也從印度出發,一路降服眾多鬼神,令其發誓保護佛法,成為正法護法神,蓮師抵達西藏後,協助法王成功建造雪域第一座寺院–桑耶·不變任運成就寺,廣大弘揚佛法。

由是法王以無比的信心,祈請蓮師傳授密續教法。而蓮師答曰:『未傳授灌頂前無法教授密續。』於是即刻啟建八大善逝之壇城,為法王等揭示壇城而傳授灌頂,此時佛智阿闍黎獲得文殊身之言教、如來勝音阿闍黎獲得蓮華語之言教、南開寧波阿闍黎獲得真實意之言教、賈那蘇乍阿闍黎獲得甘露功德之言教、空行耶謝措嘉獲得普巴事業之言教、俱德本智阿闍黎獲得差遣瑪摩之言教、德之獅子阿闍黎獲得世間供讚之言教,毗盧遮那阿闍黎獲得威猛詛咒之言教、法王赤松德贊則獲得總集八大善逝之言教,如是等眾依所得言教修持究竟後,各自獲得不同之殊勝及共同成就,佛智阿闍黎能鋪陳日月於座墊上、如來勝音阿闍黎頭頂發出馬鳴、南開寧波阿闍黎如鳥般遨遊虛空、賈那蘇乍阿闍黎能令岩石流露藥水、空行耶謝措嘉能將普巴刺入岩石、俱德本智阿闍黎能控制風心、德之獅子阿闍黎能差遣天神羅剎如僕、毗盧遮那阿闍黎能起死回生、法王赤松德贊能威懾他顯,此乃“補特伽羅口耳傳承”。

 六、甚深伏藏傳承。

然後蓮師為了利益後世的有情,將“成就八大善逝言教法類”分為許多部份,並將其轉為伏藏法,等待將來時機成熟時,由蓮師身語意化身之取藏師親自取出,廣大弘揚以利益眾生。而眾多“成就八大善逝言教法類”中,最廣大的屬第一位伏藏王–娘·尼瑪沃色取出之“善逝總集”,為八大成就言教之身;中等的屬第三位伏藏王–仁增果登取出之“自源自昇”,為八大成就言教之心;精簡的屬第四位伏藏王–貝瑪林巴取出之“極密意鏡”,為八大成就言教之命,是總體八大善逝成就法精髓之最精髓,更顯殊勝及無比珍貴。

復次,此甚深伏藏名為“八大言教之極密意鏡”。過去於紅岩俱德桑耶寺時,因為25位王臣弟子請問,蓮師親筆寫下八大言教之成就法,並交付耶謝措嘉佛母保管。那時,蓮師穆赤贊普王子說道:『諾!偉大的王子,我在雪域已過了一百零一年,雪域之利生事業已經圓滿,是該動身前往西南拂塵洲調伏羅剎的時候了。』王子聽蓮師如此說後,即如枯木般倒下昏厥,於是措嘉佛母灑水將王子喚醒,穆赤贊普王子說道:『至尊遍知三時的蓮華生大士阿!對我如喪父之犬般可憐國王,蓮師您為何不以大悲攝持呢?在我有生之年祈請您常駐雪域藏地。』如是說後,國王哀傷的哭了起來,此時蓮師心想,必須帶領王子前往象隆,並且給予安慰的教誡才是,於是蓮師牽著措嘉和王子的手,一行人來到象隆雪山,那時穆赤贊普王子又請問道:『諾!偉大的阿闍黎阿!可否傳授一個過去諸佛們未曾宣說、中間譯師們未曾翻譯;蓮師您密意之甚深精粹、當下值遇當下即可成佛之教法,此外可否連帶賜予極甚深的引導教授呢?』蓮師答曰:『與其傳授一切甚深關鍵之乘,不如王子您自己親見內心的法性;證悟無生之義來的更好呢!』那時王子又再請問道:『偉大的阿闍黎阿!您為我傳授的這一切教授著實善妙,可惜我的親妹妹–蓮華明公主往生已多年,她在世的時間又短暫,可否請蓮師大悲攝受她,令她同樣也能有此法緣呢?』蓮師答道:『甚好,是該這麼做,措嘉,請將此法筆錄下來吧!』於是措嘉佛母轉化六賢汁之顏色,毫無錯誤的書寫後,將此法呈上蓮師,回到桑耶欽普又再重復校對三次,灑淨後將其保存於寶篋,帶往苯唐哲隆寺,以八重密印連續封印後轉為伏藏法,托付外親近之地主神祇、內親近之眾位護法、祕密親近之空行保,並祝願:『未來時中我之子,俱名者願值遇!』那時轉為伏藏的即是此“八大言教之極密意鏡”,由蓮華明公主之轉世,隆欽巴尊者之再來,大持明成就者–貝瑪林巴伏藏王(蓮華洲尊者)所取藏,尊者乃蓮師語之化身,也是妙音措嘉之化身,當今教法之持有者,於陽水虎年春天依據空行之授記,於苯唐哲隆寺後山岩壁迎請出此甚深伏藏,此即“甚深伏藏傳承”。

 七、受命授記傳承。

持明貝瑪林巴尊者,在我還沒出生前,即對我有詳細之授記,並且我於龍年亥月第一次親見父仁波切時,仁波切見我是法器,即刻圓滿傳授我此法之灌頂、口傳、教授,以及金剛王付命浩瀚四灌,並授記道:『凡值遇我者皆可獲得利益、並俱有意義⋯將來汝務必使我傳承之教法不間斷,儘力利益眾生。』令我領受此等命令。

復次,多傑林巴伏藏王亦授記:『持有蓮師傳承,俱有“蓮華”名號之大士,由於他的發心,將有身語意之化身來傳承他的教法。』此外,拉薩卻垛的授記中也是這麼說的。此是 “受命授記傳承”。